优秀团员主要事迹|优秀习作守墓人

更新时间:2019-09-17    来源:事迹材料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 字体:

【www.cyloushi.cn--事迹材料】

守墓人

他是一个守墓者,生活在那些经历了几十年,上百年,甚至上千年的古老墓园之中,她的身边没有朋友,形单影只。人们避讳他,谣传他身上有鬼魅附身,有邪崇作祟,而不知道为何他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坚持这份令他人避而远之的工作。

起初来到这里,他看到那些冰冷的石碑,在倾城的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圈,石碑上的字在那层朦胧的金纱里模糊不清,满园寂静。虽然这里没有在枝头歌唱的小鸟,没有围绕着鲜花起舞的成群的蜂蝶,没有清澈的小溪、迷人的花香,也没有长长的青色芦苇,在清晨沾满经营的露珠。只有成排的千篇一律的石碑,和死一般的寂静。但他对着那温暖人心的金色灿阳,一种无法言说的宁静涌上心头。

可是到了夜晚,这种景色却人带来了巨大的恐惧。清清冷冷的月光诡异地铺满了整个墓园,石碑上惨白的光泽使人几乎难以接近。有时难免在夜晚行走于石碑之间,背着皎洁的月光,亮处是碑,暗处是地,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,也难免一脚陷进潮湿的沼泽地里,惊得大叫起来。恐惧的惊叫声久久回荡在夜空中,像涟漪一般圈圈荡漾,每一次都让他不禁挺直了腰骨,后背上汗毛直立。偶尔还会有长得过于茂盛的野草绊倒他的裤脚,猛地发现自己的后脚不能动了之后,他倍感心悸,像是一只手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脚踝一般,额头上、背上、手心里全是粘腻的虚浮的汗水。诡异的月光下,他如一个机器人一般强制自己转过头去,动作僵硬得似乎脖子都能发出“咔吱——咔吱——”的响声,目光即将落到脚踝处时更是心惊胆颤,一颗跳到嗓子眼的心引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,祈祷着自己晕过去便好。好容易看清了那只是一株野草绊住自己的脚后,他只是轻拍一下额头,对自己的恐惧、多疑又好气又好笑,但之前如巨大轰鸣般的心跳却是持续了整个寂静的夜。有时漆黑如墨的夜里还会有猫头鹰的嗥鸣,“咕——咕——”的瘆人的声线夹杂在那些凛冽的风中,犹如哀怨的女子在哭泣一般,凄凄惨惨戚戚,让人不由得倒捏一把冷汗。

一开始他虽也是吓得魂不附体,时间长了之后便也习惯了——甚至觉得那些冰冷无情的石碑变得可亲了。他整天忙于打理自己的墓园,像所有农夫对待自己的果园一样,倾注了无数心血与热情;有时发现哪个墓已经很久没有人前来探望了,他也会轻轻用手拂去石碑上刻字间的灰尘,在墓前放上一朵沾着露水的白雏菊。

碰到下雨的时候,他便呆在自己的小屋子里,望着床前豆大的雨滴拍打在浅蓝色的玻璃窗上,开一盏暖黄的台灯,静静回想起以前的事情。

那时候中国还被别人称为“东亚病夫”,地盘大,力量小,每个本性里带有野性的国家都愿意来分一勺羹。野心最大的,大概也就是同属东方的日本了。无数质朴、善良的百姓被击毙,被活埋,无数英勇、爱国的战士在最灿烂的青年时期——本应沐浴在阳光的暖意里幸福成长的时期,消逝在了战场上。人们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,那是中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页。今天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,仍然埋葬着数万战士鲜红的灵魂,他们的肉体虽已不复存在,精神却永驻人间,寄托在那些历经沧桑的石墓中。

思绪追溯到唐、宋代,李白、杜甫、苏轼、陆游……这些至今闻名遐迩的诗人,德才兼备,报国心切,却屡被贬官、外放,过着比普通百姓更加落魄凄惨的生活。然而,《将进酒》《石壕吏》《水调歌头》《示儿》……这些脍炙人口的作品,却正是那些清苦、贫寒的日子中磨练出来的,几句诗词,数十几字,字里行间却处处体现了诗人最真切的感情。他们有自己的理想,有自己的抱负,有自己的思想和才情。而今天,他们横溢的才华和满腔的抱负,都安静地躺在了墓土之中。

还有更加遥远的三国时期,杨慎有句诗写得好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多少次冷酷的战争,血腥的厮杀,多少次夹杂在漫天黄沙中的尔虞我诈,爱恨情仇。曹操、孙权、刘备经过多次战役,从曹操独具一方,孙权占领江东,到三个势力三足鼎立,最后晋国统一天下。那些壮志未酬的英雄们,如今也在长满青苔的墓土中,随着时光流逝一点点沉淀下来。

每每想到那些,他总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。窗外的倾盆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淅淅沥沥,轻纱般的笼罩在大地间,像是演奏一首银铃般的歌曲。他听着曲中柔美的调儿,忽又想起那些墓碑,想起他的墓园:夜晚的墓园带给他的心悸总是成倍的,而谁又知道,看似无情的墓园里的灵魂,寄托着炙热的理想与信念,无比的温暖呢?

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人们的谣传中常出现形单影只的他,而他只是坚持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坚持这份令人敬而远之的工作,守护着墓土里那些炙热的灵魂。

每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,黑暗被染上温柔的浅金色时,他微微睁开眼。他知道,他又一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那些曾经奋不顾身追逐着理想的炙热灵魂,如今又在那阳光的照耀下,享受这难得的安宁。

杭州二中402班金梦恬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cyloushi.cn/gongzuobaogao/122927.html